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页
新闻动态
学校概况
教学教研
德育天地
校园文化
教师风采
莘莘学子
党政工团
学校图库
学校资源
相关栏目
热门文章
推荐文章
当前位置:首页 -> 德育天地 -> 家校沟通
王维审:写作,敞开教育意义的密码(一)
来源:  作者:  2016-12-26 10:45:38  浏览:5148次 【

 “教育写作对教师的成长价值,不在于发表了多少文章,出版了多少专著,而在于它对你的教育思想和实践影响了多少、改变了多少。”

 

  王维审,一个喜欢简单,喜欢安静,喜欢用文字养活教育、书写生命成长的教育者。工作19 年,有14 年呆在农村学校;学的是历史教育专业,却一直教初中数学。他没有被现实的困顿所击倒,而是在细致入微、持之以恒的写作中,寻找到了成长的另一个方向,获得了精神自觉的力量。近几年,在《人民教育》《当代教育家》《教师博览》等报刊发表教育随笔100 多万字,应邀在全国各地做教师成长讲座100 余次,他的博客关注人气达2 万多,著有《班级里的那些麻烦事》《教育是一场叙事》,现即将出版“觉者为师”系列丛书。2013 年,他被调入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教育体育局,专心于教育科研。他的文章没有华丽的辞藻,没有高深的理论,而是用朴素的叙述,还原教育的素朴面目。教育写作,让他知道了“自己就是光”,也让他敞开了教育的全部意义。

 

  著名漫画家郑辛遥在谈及阅读时说,人可以把书带到任何地方,书也能把人带到任何地方。其实,写作也是。你可以把它带到教育中,它也可以带你抵达教育的最深处。这是我的体会,下面的文字也是。

 

  安顿生命里的痛感

 

  我读的小学是村小,初中是村办联中,高中是市里的重点中学。高中的第一节英语课,老师让我们用英语介绍自己。刚一张口,我的“方言英语”就惹得全班哄堂大笑,年轻的英语老师更是给了我一生难以忘记的不屑与难堪。我那个只会几句俄语的初中英语老师,以“现买现卖”的方式教会了我们在试卷上获得分数,却没有带给我们标准的口语。在满是城里学生的教室里,贫瘠的起始教育带给我的成长缺陷一下子暴露无遗。第一次懂得了自卑,在畏缩与躲避中成绩开始下滑,但骨子里疯长的倔强,让我选择了以拼体力的方式去获得分数。高三上学期,因体力透支和压力过大,我不得不选择休学养病。

  1991 年春天,父母托人给我找了一个当代课教师的机会。在讲究身份和学历的学校里,一个临时工所面临的窘迫每每把我逼到尴尬的角落:我申请教工宿舍,却被告知,只有正式教师才有资格;我的教学成绩全乡第一,却拿不到教学成绩奖,奖金只能发给公办教师……强烈的自尊心让我有了成为公办教师的渴望,于是1993 年3 月,我离开那所学校,开始了三个多月的封闭苦读。后来,我参加了高考。两年后,我也成了公办教师。

  1995 年,我带着毕业分配通知书到学校报到。校长只是瞥了我一眼,便把我打发到了校办工厂,每天蹲在臭水池边洗刷废旧编织袋。半年后,厂子亏本停产,我却被“充军发配”到一所偏远的村办联中。在那个只有百十个“混毕业证”的学生,十几个快要退休的老师,到处笼罩着慵懒、快要解散氛围的学校里,做起了不用教学的老师。

  疼痛是伤,往往是一个人颓废的理由。就在很多人认为我会在怨天尤人中变得沉沦时,我选择了用文字安顿生命里的痛感——读书和写作成了我生活的全部。在那段苦闷的日子里,我不仅阅读了大量的教育名著和经典,也开始涉猎政治、经济、哲学、美学等领域的文字,也许正是那个时期的沉潜阅读,让我对人生和教育有了更多意义上的理解。

  自感卑微,我选择了封闭、冷清的生活,而恰是这种寂寞成全了我的写作。也就在这样的写作中,我的精神版图被一点点打开,不仅为以后的教育之路提供了文字上的锤炼能力,更让我懂得了如何让自己的精神与磨难一起扎根。

 

  写出最美丽的故事

 

  1997 年11 月,我终于有了回中心校的机会。中心校的一个班主任,因为被学生殴打而辞职,那个因“刺头”太多而全校闻名的班级没有人敢管,也没有人愿意接手。学校领导和我谈话,很坦率地讲明白了班级的现状,并说:“这个班级的学生考学是没有希望了,你只要拢乎着他们别出了大事,能平安毕业就行。”然后问我:“你敢不敢接这个班级?”周围的人都劝我不要接这样的班级,因为这很可能就是自找麻烦。但是,我选择了接受。因为我相信,不会有比我曾经遭遇的苦难更困苦的事情。

  我接手的是初二(5)班,因为班级管理混乱,一些学习好的学生纷纷转学或调班,只剩下40 多个学生。但赫赫有名的“精英”们却一个都没少:因爬墙逃学而被综治办抓住的女生,因打架斗殴而频频接受派出所调查的男生,因泼辣能战而“威慑”全校的“大姐大”…… 最初,我的管理是从“战斗”开始的,我希望用“武力”来征服他们。但是,已经见惯了各种各样“大风浪”的他们,让我一次次败下阵来。

  轩,那个与前任班主任发生冲突的男生,再次与任课老师在课堂上争吵起来。当我被其他学生叫到教室时,他和老师之间已经到了快要动手的地步,我费尽气力把他拉扯出教室。在走廊,他瞪着眼睛对我说:“就你这小身子骨,别打算和我打架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我对轩进行了彻底的“调查”。原来,他是一个读完初三又从初一复读的学生,学习成绩并不差,只是他刚到这个班里的时候,经常被其他男生嘲笑是个“留级生”。自卑和抗拒,让他凭着一米八的身高和浑身的肌肉把他们一个个“征服”,他成了班里的“老大”,打败对手成了他的唯一追求。

  后来,我写了一篇文章《我不是你的“对手”》,表达了对他的理解。在文中我写到:“我真的不是你的‘对手’,不是和你打架的‘对手’。你真正的对手是你自己,你得打败你内心里的自卑,然后去寻找你真正需要的东西……”这篇文章在《山东教育》发表后,我“很不小心”地把杂志落在了他的课桌上。他还我杂志的时候,摸着脑袋说:“老师!嘿嘿!”为了这个“嘿嘿”,在后来的一年多时间里,我为他一个人写了70 多篇随笔,而他也回馈了我一笔最大的“稿费”——毕业的时候,他说要做一个像我一样的老师,为他的学生写最美的文章。

  写作,让我找到了教育的出口,我开始为这些孩子写文章。我试着把他们一个个写进故事里,让他们在文字中读到我的真诚和对他们的希望,让他们在好奇和新鲜中一点点走进了“我的教育”。两年后,我们这个“垃圾班”的中考成绩在20 个毕业班中居第三名。他们说,这是我写出来的。

  十年后,这些学生聚会。当走进精心布置的会场时,我看到了一个大大的、用杂志拼起来的“心”。班长对我说:“老师,还记得这些杂志吗?这都是您当年发给我们的奖品呀!”师范毕业,已是我的同行的轩接着说:“老师,我现在也为我的学生写文章。”

  去年寒假,一个毕业多年的学生送给我一个“剪报本”。我打开一看,第一页是我为他写的一篇文章,纸页已经泛黄,上面有一行笔迹稚嫩的字:“从现在开始好好做人!”他说,这句话是他当年写下的,一直留在心里。

  陈希米为了纪念史铁生,曾经写过一本书《让“死”活下去》。她在书中说:“写作,是为了寻找和确认。”是的,我就是在持续的写作中,不断寻找着美丽的教育故事,确认着对教育的理解,并有了自己最朴素的教师成长观:一个教师最大的业绩和成就,不在于你获得了多少荣誉称号,不在于你给了学生多少分数,而在于你为学生带来了哪些深刻的、可以延续终生的影响。

 

  点亮“愿景”的灯

 

  “经验+ 反思= 成长”,这是波斯纳提出的教师成长公式。

  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,加上教育写作带来的反思习惯,我不断实践着至今仍然流行的很

Tags: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/2/2
上一篇我校举办《天道酬勤》励志演讲会 下一篇不人父母,怎成“祸害”?
主办:辽宁省建平县高级中学    技术支持:建平县教育局网络中心
Copyright 2013 版权所有 建平县高级中学 建议使用 1024*768以上分辨率 IE6.0 以上版本
地址:辽宁省建平县叶柏寿镇万寿路 邮编:122400
辽ICP备09008285号-1